未经允许,严禁以任何形式的盗窃、篡改、擅用、截取融梗偷梗我的所有填词和所有文+脑洞
 

恋与,白sir,脑洞

     我不太明白,他把我带到这里的意义。


     他的名字和身高,包括他的学历还有家庭背景,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最多就是,哇,好励志的故事。


    「辛苦了。」


     之后?没有了。


     为什么必须有之后,我说完了,就是没有别的了。


     大概是我自己不善于交流吧,我觉得实属没有必要,我是指一切故事都必须有原因。


     即使在集体出行的场合,人就算不说话也是因为单纯的不想说话而已,没有什么必须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


    他有他的工作,我有我自己活下去的方式,我们,不对,我,和这个人,不会产生交集的。


     我因为好奇心,问过关于他的工作性质这件事,当然,我问之前已经说明了如果涉及私密信息,请提醒我不再问。


    他说,没事。




「哦」




    说句实在话,我经常会感到恐惧,不是心虚,而是出于敬畏。


保持距离是基本礼貌原则的一项


    最近,我总是会下意识提醒自己不该忘记这一点,虽说我从来没有轻看过。



   「我们说话,有些太客套了。」



     军人,警员,特殊任务


    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另一个环境,从小到大,从内心到行为守则,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与其说害怕和你说话,我可能更害怕的是我会不尊重你。




     敏捷,果断,胆量,承受,命悬一线



     这是我听到关于他身份的关键词的时候,我自己脑海里蹦出来的关键词。


听上去就很压抑,对不对。没什么,你觉得不对,那就是你的想法,不用疑惑我为什么和你想的不一样。


「我,大概要暂时违约。」


    我没有那么固执,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更何况,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只需要对自己的本心负责,就可以了。自己不需要为自己凭空制造什么负罪感,或者,一直以来听说的,一定要为了另一个关联性并不是那么特殊的个体而分心的这种概念


    话说,这位先生您有些闲散。


    「只要不是欠钱不还坑蒙拐骗类型的,都还好。」


    我从来不认为我和他会有交集,我也从来不敢奢求自己这种类型程度的普通人可以和他这样纯粹的人有交流,超过一个标点符号的可能性都是接近零点。


    为什么大家都愿意把他的职务想象成那么美好,或者,理所当然去构造成那样虚幻,让人听上去就浑身打寒颤,小说都不敢那么写。


    换一个角度,可能也和我过去见过与他职务相似的行动现场画面有关系吧。


    我觉得,无论是说话还是见面,或者在十字路口的大队“偶遇”,我一分一秒都是在耽误他的时间,大家都很不容易的,这个道理任何正常人都懂。


     他都没察觉到吗,我疯了,这很不正常。




     「还没有到规定下班时间。」




    我认识他,是吗?除非我做梦。


    要么就是我真疯了,不,我睡醒了,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今天早上七点醒的,还差点迟到。


    如果我和他说,我对他的印象一直是,拿着个搪瓷缸子喝凉白开的老干部,他会不会拉黑我。


     拉黑我也没关系,毕竟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聊天



    「那样的缸子,桌子上确实有一个」






      我还能说什么。

       















你好


















还在看吗

查看全文

周棋洛,恋与,脑洞,短文字

脑洞来源,单曲循环《了不起的盖茨比》主题曲

Young And Beautiful

———————————————————











你会爱上我






你不可能爱我







你大概会喜欢我








你不可能遇得到我







我看得见














“你好,可以进门吗?”

「进来吧」

“……”

“你好。”

遇到他的第一天,就是这个样子,我问他,他的头发是一直这个样子的吗。

他说,不是,天生的。

「很漂亮。」

“真的吗!”


你那么冲动对心脏不好






&

遇到他,第三天,他正在帮别人化妆,我问他,他右手戒指是谁送的。

“小时候的游戏,在手指画个戒指,以后找得到。”

「很可爱。」

“太好了!”




你的眼线笔快干了啊









看到他,第七天,他抱着一只玩偶熊,我问他,玩偶上的蝴蝶结是一直都在吗。

“小时候的礼物,给玩偶熊绑个蝴蝶结,就不会弄丢了。”






可是你把人家绑了个麻花










听说他,第十二天,他出现在杂志版面,坐在长腿圆凳,单手抱着一捧黄玫瑰,里面有一支红玫瑰。

我问,那只红玫瑰有些突兀,

「很好看」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

我不喜欢绑蝴蝶结的玩偶熊


我不喜欢打扰了黄玫瑰的红色



我不喜欢黑环戒指



我,不喜欢,



「我」












知道他,第二十四天

他叫周棋洛,是一家工作室的御用模特,偶尔也会负责一些妆造,


「好久不见」

Oh that grace


“我…不知道你会”

「我没有。」




“啊?”

「好,Cut!周棋洛,感谢您的试镜。这位小姐,请您来登记一下个人信息方便以后联系。」




旁边负责营造气氛的留声机依旧在唱着






Your pretty face andelectric Soul











“请等一下!”

「……」

被他发现,第三十二天

他的左眼是金色的

我害怕他

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如何逃命

我,什么也听不见

「您好,Helios」

“嗯……我不是!”

「你觉得,我听了您的解释,还会原谅自己的狭隘吗。」

「我,和您,都是被设定好的,您是可以有变化的,我不可以」

「我的思想和情绪是受您影响」

“戒指是为了在孤儿院记住你,蝴蝶结是大人们发礼物我和你一起绑的,玫瑰是无法离开你,黑色是……”



我怎么可能真的有百分之百的希望喜欢你



对吧


「即兴表演很好看。」

“这个不是!”







“Hades,篡改记忆不在当初计划之内。”

“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权力,是您当初急切把事情了断,可没说有保护区。不对,您是谁,还是不是那个清醒地像个机器零件的Helios,没事吧,没事不打扰了。”

“喂,喂?!”






「恭喜您,被xxx录取。」

这是唯一的学校了,不去,就没有学校了。

又算什么

「Will you still love me」

“欣赏美丽的事物会让自己觉得很开心。”

「是的。」

“我呢。”

「周棋洛当然也是很帅气。」

“……谢谢,夸奖。”















这是我的一场噩梦,周棋洛是个恋爱游戏的角色之一,他自然是完美的

用阴影来形容这个噩梦,实在难为了这么强烈的热情

精神寄托这个词,在很多时候,等同于救命稻草

“他”在无数次让我看到很暖和的光

我期待着

同样,从来没有百分之百的奢望他

他可以是很多状态,我的状态,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平行世界的周棋洛把这份爱意当做了真挚,是这样的,没错?

一直都不想彻底放弃自己喜欢

找不到替代,不全是,














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故事

                                                                            End

查看全文

纯属个人脑洞,请勿随意篡用

角色是原作的,崩坏是我的

写着写着就觉得,这大概是我对「我理解的」洛洛的阴暗面了

旧图重发
P1自己画自己以前的本田葵cos自拍返图
P2很久的一张临摹+小改
P3自设
P4自设,大概吧
P5本人未完结小说原创人物初设
P6临摹
P7表情包,本人目前状态
P8~10瘦脸滤镜

我这记性……

我是不会说我被我自己画的费里帅了一脸

罗维诺真好看(啊!)

·(下回把原来放到墙上的说说截图也放上来吧)

各种,耀君,极东

和表情包……

自己最喜欢也是第一次尝试抗/日/战/争素材的脑洞图,原谅我把耀君画得有点老,毕竟当时的情况…怎么可能和电视里拍的那样,炮弹都飞过来了还一脸玻尿酸的在那儿摆造型,早TM成灰了好吗

基友说,你再不更,就女装吧

……等等,我好像本来就是女的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漏水的中性笔,是个宝贝,它会在无形之中逼你快TMD画完

峨眉山顶浮起之月。填词

旧稿重发

……果然,我只会让你们失望

我这个“不思进取”,只会怨声叹气的废物

我不如你,但是我至少还活着





(这首填词写的时候特别想哭,虽说我知道我自己写的并不好,但是原cv和这个亲切的曲调实在是太…让人想家了,我是脑补着小时候回老家过年的场景写的,写到最后,基本上就是眼泪汪在眼睛里

耀哥这样的哥哥真的好好啊)

黑塔利亚《哎呀呀四千年》填词,旧稿

存货

我酸我自己

不,我吐槽我自己

© 掀开被子全歪防御 | Powered by LOFTER